经验新闻

考研经验分享会新闻稿闻报道写作新闻消息经验经验类报道教师经验

来源:上海房价 2020-01-11 07:36

11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绘就之江新画卷(长三角见证高质量发展浙江篇(上))》;11月30日,头版刊发《共谱钱塘协奏曲(长三角见证高质量发展浙江篇(下))》。两篇重点报道,点赞了很多宁波的好经验好做法。一起来看! 这里,泠泠流淌的溪水清

11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绘就之江新画卷(长三角见证高质量发展·浙江篇(上))》;11月30日,头版刊发《共谱钱塘协奏曲(长三角见证高质量发展·浙江篇(下))》。两篇重点报道,点赞了很多宁波的好经验好做法。一起来看——!

这里,泠泠流淌的溪水清澈见底,惹得你想掬捧喝上一口;这里,清冽的空气被花草的芬芳浸透,诱得你想敞开胸腔来个深呼吸?

从杭嘉湖平原到瓯江两岸,从东海之滨到浙西山麓,这绿水青山,是大自然的厚爱,更是浙江人接续奋斗的结果。

“生态资源是最宝贵的资源,不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推动经济增长,这样的经济增长不是发展。”“刚才你们讲了,要下决心停掉矿山,这些都是高明之举,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05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同志到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调研,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浙江,自此越发坚定地走上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之路。

十多年来,浙江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树立并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走出了一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

翠竹绿林连绵起伏,清澈小溪潺潺流淌,道路上口音各异的游人络绎不绝。这里,就是安吉县余村。

余村已经是国家4A级景区,正在申报5A级景区。村里剩下的几家竹制品加工等工业企业,今年将全部搬迁,腾出地方建旅游服务中心。

看到眼前的情景,让人难以想象,上世纪90年代余村是这样一番模样:“石头经济”十分红火,炸山开矿,建水泥厂,尘土飞扬。

“我们坚持修复生态,整治环境,开办农家乐,推出河道漂流,发展观光农业。”一见面,安吉县委党校校委委员、原村党支部书记潘文革就兴奋地对记者说,“全村人均年收入已经达到了4.4万多元。”。

从牺牲绿水青山换取金山银山,到追求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再到认清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演奏这首“绿色变奏曲”的,又何止是余村!

作为市场经济先发省份,浙江较早遭遇“成长的烦恼”,生态环境一度面临较大压力。2003年,时任省委书记习同志经过深入调研和思考,提出了“八八战略”这一引领浙江发展的总纲领。其中重要一条就是:“进一步发挥浙江的生态优势,创建生态省,打造绿色浙江”。

锚定“绿色浙江”目标,历届省委、省政府一任接着一任干,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绿色接力棒,一棒一棒传。

在浙江各地采访,记者看到,村里仅几平方米的水边,往往也立着一块“小微水体管理公示牌”,写着镇级、村级负责人及“河小二”的姓名和电话。老百姓发现问题,一个电话就可以打过去。在很多大城市尚未推开的垃圾分类,如今在浙江农村非常普遍。

正是“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持续实施,久久为功,使得一个又一个村庄旧貌换新颜。

2018年9月,“千万工程”荣获联合国“地球卫士奖”。此前,安吉县成为我国首个获得联合国人居奖的县级城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把“环境可持续发展奖”授予长兴县浙江人呵护家园的努力,得到世界的高度赞许。

来到桐庐县江南镇环溪村,展示栏上一张张呈现以前情景的旧照片,惹人注目。“污水靠蒸发,垃圾靠风刮,室内现代化,室外脏乱差,溪沟就是垃圾污水的家。”村主任周忠莲快人快语,“这段顺口溜,就是村庄的过去。”!

环顾四周,三面是溪,清水淙淙,石桥、古树、白墙、黑瓦,勾勒出一幅水乡诗画。“现在啊,污水有了家,垃圾分类效益大,室内现代化,室外四季开鲜花,家家户户美如画,溪沟清澈有鱼虾。”周忠莲笑道。

巨变的秘诀就是“五水共治”!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浙江省委将“千万工程”又往前推进一步,打响“五水共治”战役。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有个形象的比喻:“五水共治”好比五个手指头,既竖起治污水这个“大拇指”,从群众深恶痛绝的污水治理抓起,也把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捏成“拳头”,集中整治。

迄今,浙江累计消除垃圾河6500公里、黑臭河5100公里,全面消除劣五类水质断面。

位于平湖市乍浦镇的浙能嘉华发电有限公司,是全国最大、机组最多的超低排放燃煤电厂之一。抬头望去,4个高达240米的烟囱正在排出烟气,但看不到烟尘,也看不到水蒸气。

“我们用的是豪华配置!投入4000万元安装了烟气加热系统,消除水蒸气导致的白色视觉污染。”电厂“安健环部”主任钱晓峰倍感自豪。

近年来,浙江下大力气打好蓝天保卫战。去年,全省设区城市PM2.5平均浓度下降至34微克/立方米,优良天数比率增加到85.3%,空气质量在长三角区域率先达标;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前20位里,舟山、丽水、台州、温州、衢州入围,数量在全国各省份中最多。

浙江省委、省政府始终高举绿色发展“指挥棒”:“抓经济增长,必须处理好当前和长远的关系。从可持续发展看,做好里子尤为重要。美,不能只体现在面子上,我们要由里往外美。”?

浙江决定,对淳安等26个原欠发达县,不再考核GDP总量,着力考核生态环境保护。各级领导干部扭转了“唯GDP”的发展观、政绩观——生态环境就是实打实的民生,发展经济是政绩,保护环境同样也是硬邦邦的政绩。

红色的枫叶鲜艳夺目,翠绿的芦苇昂首挺立,黑天鹅在湖面嬉戏觅食。图影湿地,美如图画。

位于长兴县的这个区域,多年开矿采石,矿坑遍地,十多年前采矿被彻底叫停。2010年,太湖图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成立,到2015年,落地的项目只有两个。“谈了一两百个项目,但完全符合两山理念的很少。”管委会主任成仁贵说,“我们一直在找,很着急!”?

没想到,市、县领导却气定神闲:“留白增绿,也是发展。你们就一心一意把生态环境做好,项目会有的!”?

于是,这个地处太湖南岸,三面环山、一面临湖、腹拥图影湿地的黄金宝地,长期“留白”。持续复绿废弃矿山,修复保护湿地,水质由以往的劣五类大幅度提升,稳定在三类水以上。

现在,图影终于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太湖龙之梦乐园。这个规模惊人的乐园占地面积约1.2万亩,入选全国优秀旅游项目、“十三五”浙江重大建设项目。太湖古镇、动物世界、星级酒店群等陆续建成。一对对新人在废弃矿坑改造成的水塘景观边拍婚纱照,定格幸福瞬间。

绿色发展,知易行难,往往需要舍弃眼前的、局部的诱人利益。浙江人何以能保持定力、忍受“寂寞”?

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曾经经受考验,对“舍与得”“快与慢”的辩证法,有着深切体会。

根据“八八战略”的总体部署,浙江省委提出“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加快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这些年来,尽管国际经济形势复杂多变、经济发展面临严峻挑战,浙江始终没有降低环境保护的“硬杠杠”,没有放松节能减排的“紧箍”。困境中更要咬定转型升级,成为浙江坚定不移的追求。

面对困难,浙江既着力当前,又着眼长远,持续开展转型升级攻坚战,产业和产品不断从低端迈向中高端。

近几年来,浙江持续提升绿色标准,抬高环保门槛,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机制改革,执法力度保持全国领先。铁腕整治,带来凤凰涅槃!

嘉兴港区的浙江佳润新材料有限公司,曾经“臭”名远扬,如今却变成了“香饽饽”。因生产过程中散发恶臭,佳润公司2015年被港区环保局停产整改。公司投入近800万元,推进废气治理“五全”:全密闭、全加盖、全收集、全处理、全监管。

苦尽甘来。“由于全国环保整治力度不断加大,我们的订单越来越多了,企业经济效益芝麻开花节节高!”副总经理蒋奇笑得合不拢嘴,“老板请我们全体员工出国旅游。”!

在长兴县,铅蓄电池产业曾经一哄而上,2004年时企业数量达到175家,污染严重。通过淘汰、兼并、重组,目前企业减少到16家,布局园区化,企业规模化,工艺自动化,厂区生态化,产值和税收翻了好几番。

“我们的传统铅蓄电池业务板块不断升级,新能源锂电池、汽车起动启停电池、储能电池等新兴业务板块加快发展。我们还将推出两种新型的高端电池。”天能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天任信心满满。

“太湖美,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远处烟波浩渺,近处波光粼粼,四周游人如织湖州市南太湖,生态旅游产业红红火火。

关停水泥厂、造纸厂,推动渔民上岸居住,建设污水处理设施,综合治理岸线湖州近年来投入巨资,实施多项保护工程,如今,南太湖水质显著改善,常年保持在三类。

“这十几年时间里,湖州没有左顾右盼,始终把保护优先挺在前面,占了高质量发展的先机。”太湖国家旅游度假区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李东民感慨,“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粗放发展,这些年得到的那点利益,必定又会还给环境,得不偿失!”。

今年4月,杭州钱塘新区挂牌成立。萧山区的大江东产业集聚区和江干区的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合二为一。

原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内有家轮胎生产企业,产值达数百亿元,税收达10亿元,排放符合国家标准,但橡胶生产有异味。钱塘江对岸的原大江东产业集聚区,面积较大、居民较少,这个税收大户能不能搬到大江东去?

“考虑来考虑去,下决心搬掉这家企业!”管委会主任何美华对记者说,“新区产业结构要继续优化调整,我们对几百家企业制定了分阶段关停计划,把生态环境放在第一位。”!

如今,浙江全省“颜值”和“气质”不断提升,与此同时,经济“体格”和“体质”越来越好。以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特征的“三新经济”,已占全省GDP近1/4。浙江省全域旅游产业年增加值达到近4400亿元,占全省GDP的比重达到7.8%。

今年6月5日,联合国“世界环境日”全球主场活动在杭州举办,生态文明建设、绿色发展的中国方案及浙江样本,举世瞩目。淳安县下姜村从“穷脏差”变为“绿富美”等生动范例,赢得广泛赞誉。

行走浙江大地,记者深切感到,政治生态清明,干部队伍清廉,是自然生态清丽的重要保障。

“我们公司,环保局有人!”以往,宁波市奉化区一些企业找环评公司咨询时,常听到这样的说法。随之而来的,是“黑咕隆咚”的报价。

宁波市生态环境局奉化分局把企业、环评公司等请来,参加“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面对面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以后,环评公司再也不说环保局有人了。环评费用一下子下降了六七成,企业负担大大减轻。”奉化气动工业协会会长曹建波兴奋地对记者说,“治理设备和运营的费用也大幅降低,企业治污积极性主动性明显增强。”。

奉化从2017年开始开展生态环境议事厅活动,搭建政商议事平台,针对群众关心的热点环境问题、企业关注的环保管理难题,由环保部门牵头,企业、部门、镇(街道)、社会组织、群众共同参与。

“大家畅所欲言,激烈辩论,可以拍桌子。”奉化分局局长徐军说,“每次活动中,参加议事人员还会对生态环境部门工作作风、工作效能,进行背靠背评议。”最近,奉化生态环境议事厅被生态环境部评为十佳公众参与案例,宁波市生态环境局在全市推广这一做法。

早在2004年,浙江就制定了“效能建设四条禁令”:严禁擅离岗位,严禁网上聊天炒股,严禁午餐饮酒,严禁在办事中接受当事人宴请和礼品礼金。之后,进一步规范机关干部行为,在全省乡镇以上各级机关和有行政管理职能单位开展“整风”,强化监督机制,严格考核奖惩。

被称为“书记夜考会”的全省县(市、区)委书记工作交流视频会,从2013年开始每季度开一次。选晚上的时间,凭实绩挑10位县委书记“上擂台”,比成绩、讲方法、提目标。盯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尽管每次会议主题不同,但多年来核心则是一个:“实干”。

全国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起源于浙江。2016年底,为解决企业和群众到政府部门办事难问题,浙江启动“最多跑一次”改革,让数据和干部多跑路,让群众和企业少跑腿。目前,浙江已经实现省市县三级“最多跑一次”事项100%全覆盖。第三方调查显示,“最多跑一次”实现率达90.6%,改革满意率达96.5%。

“最多跑一次”如何再深化、再创新?去年底,浙江提出“跑一次是底线,一次不用跑是常态,跑多次是例外”的新目标。“最多跑一次”改革成为先进经验,“跑”向全国各地。

11名保洁人员,每个人一年的工资涨到3万元——最近,宁海县桃源镇下桥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34名代表全部签字同意,通过了这一事项。“建设美丽乡村,对村里保洁人员的要求越来越高,工资得提一提了。”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陈冬娥乐呵呵地说,“按照36条规定,这必须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同意呢。”。

宁海县2014年在全国率先推出村级小微权力清单36条,强化基层公权力监督,为乡村治理“立规矩”。“36条明确要求,对村庄10方面集体事项,严格按照五议决策法操作,经村党组织提议、三委会商议、党员会议审议、村民代表会议决议、群众评议,最大程度保障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县纪委常委、监委委员葛知宙说。

从诸暨的“枫桥经验”,到舟山的“网格化管理、组团式服务”,从温州的“综治八大员”,到武义的“村务监督委员会”浙江各地积极探索基层治理、社会管理好办法。

党风政风清清爽爽,人与人和谐相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形成了良性循环,促进了高质量发展。

“让子孙后代享受更多的生态之美、生活之美、生命之美。今日之浙江,高质量发展的特征越来越明显!”浙江省委书记车俊表示。

在嘉善县大云镇,村民张金观坐在卫生院“云诊室”,就有全国20万医生可供问诊;在德清县三合乡,中心学校文体活动中心里,美术室、标准篮球馆一应俱全;在安吉县高禹村,村民娄万里住着气派的房子,“连苏州、杭州的亲戚都爱来这里住。”!

习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亲自擘画实施了“八八战略”重大决策部署,统筹城乡发展、山海协作以及积极参与长三角地区交流合作是其重要内容。2018年,“八八战略”实施15年之际,习总书记又对浙江提出“干在实处永无止境,走在前列要谋新篇,勇立潮头方显担当”的殷殷期望。

以“八八战略”为引领,迈向高质量发展,浙江干部群众久久为功,共谱钱塘协奏曲。

“现在白鹭多呀。你要是10多年前来村里,那可一只都见不到,开矿的爆炸声都把白鹭吓跑了。”村委会主任陆英田说。

开矿,曾是东衡村的致富饭碗。上世纪90年代,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掀起高潮,东衡村的石材被源源不断地运往杭州、上海。村民一夜暴富,村庄“遍体鳞伤”。

借着“千村示范、万村整治”的东风,东衡村果断关停10多家矿产企业。可“矿产一停,经济归零”,不少青壮年远走他乡。

“千万工程只有以业为基,才有持久生命力。要把村庄整治与发展经济结合起来,走出一条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路子。”习同志在浙江工作时的一席话,让东衡村茅塞顿开。

得知杭州建设地铁,急需清理挖出的淤泥土渣,东衡人就拉回土渣。村里的矿坑不仅有了土,填土权还拍出了1.08亿元的高价。村民们都说:“填了坑,造了田,还赚钱盖了楼,一举多得!”!

没了矿山,还有良塘。养殖大户高永林指着自家鱼塘说:“我带头办螃蟹养殖场,当年就有纯利200万元!”随着矿地复垦变良田,全村化零为整,积极推进规模化经营,每亩土地收益比零散经营增加了40%。

博兰钢琴厂厂长俞荣仁,曾是矿山股东,矿山关停时,听闻村里拿出一部分复垦土地搞众创园,他第一个投标再创业,现在年收入能达300万元。众创园成了钢琴产业新集群。先富带后富,东衡村与全县7个经济薄弱村共同出资成立物业管理服务公司,各村按投资分红。

东衡村只是“千万工程”的硕果之一。在德清县三林村,绿色资源可“入股”,水乡旅游让村集体2018年收入突破80万元;在嘉善县东云村,圈舍变旅店,菜地变花田,昔日河沟发臭浑如汤的拖鞋浜,成了以温泉闻名的省3A级景区;在杭州白牛村,山货变“网红”,全村山核桃年销售额从100万元增加到3.5亿元。

以业为基,产村融合,浙江大地滋养出千千万万“绿富美”,闯出一条保护生态与发展生产同频共振、环境与财富同步提升的乡村振兴之路。截至今年6月底,浙江城乡居民收入倍差仅1.83。

“我先去文化礼堂占位子!”在湖州安吉县高禹村养老院的走廊上,74岁的吴才女嗓门洪亮。

“马上就来!”隔壁传来回应声。即将开演的方言大鼓书说唱,是老姐妹们最爱的节目。

走廊另一头,飘出煎饺的香气。“那边是单身公寓,我们这是夫妻房,不想做饭可以吃食堂。经验消息”73岁的芮春香觉得,在月租200元的养老院,老两口生活得更自在。

而在嘉善县大云镇卫生院,不足20平方米的“云诊室”却联通着全国20万医疗专家,让村民足不出镇就能与名医面对面。

老有所养,病有所医,最朴素的民生期盼。“八八战略”的重要一条就是: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城乡协调发展优势,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这些年,浙江大幅减少“三公”经费,确保将新增财力的2/3以上用于改善民生。

湖州德清县三合中心学校,硬件设施一点不比城里差,乡村教师张玲还被评为县小学部唯一的语文特级教师。截至今年6月底,浙江标准化学校达标率为95.7%,城乡义务教育更加均衡。

移动医疗车每月将体检服务送上门,镇卫生院实现同三甲医院联网会诊,大医院专家定期坐诊浙江医共体建设使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不断加强,各县均建成1到2所标准化县级医院。

“稀饭、豆乳、面包、油条、煎饼、芝麻团”这是安吉县天子湖镇敬老院食堂墙壁上的早餐食谱,50多名孤寡老人在此安度晚年。浙江已在全国率先建立覆盖城乡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全省在册低保对象平均月低保标准达到771元。

刷脸进门、旋转楼梯、沙发座椅走进嘉兴秀洲区洪合镇凤桥村智慧书房,村民不仅可以借阅藏书,还能报名参加机器人编程班、夕阳红E族老年电脑培训班。

村里建立藏书楼,镇上开放音乐厅类似的文化设施在浙江农村比比皆是。截至今年6月底,浙江已建成农村文化礼堂超1.24万座,农家书屋行政村全覆盖。

嘉兴平湖新华南路596号,绿色招牌上标有“山海协作项目”字样。在这家社区超市里,丽水青田的轩德皇菊、山茶油、海溪粉干皆是走俏货。

在10公里外的平湖经济技术开发区,浙江省首个跨县域“飞地抱团”项目——平湖青田山海协作“飞地”产业园正在加紧施工。青田156个集体经济薄弱村带着300亩土地指标和1.95亿元首期项目建设资金,在平湖最热门的区块落户。

作为命运共同体,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完全可以优势资源互补,优化产业布局。以产业梯度转移和要素合理配置为主线的“山海协作”工程启动以来,多渠道、多形式、多层次的区域经济合作花开遍地,硕果累累。

衢州海创园,不在衢州,在杭州。作为杭衢山海协作的创新“飞地”,衢州拿出杭州稀缺的土地指标,杭州让出科创走廊的优越位置,双方共同招商,共享红利。

看浙西,杭衢高铁加紧施工,将“富春山居图”从头看到尾,通车后两地通达只要41分钟,杭衢正式实现同城化。看浙南,离港口200多公里外的丽水,在宁波舟山港全力支援下,打造出具有“一站式”口岸服务的“无水港”,企业每标准集装箱可节省物流成本500多元。

掏出最强“家底”,共筑最佳“资产”。衢州与杭州“牵手”,累计培训农村妇女约3000名,带动妇女增收3亿元以上;宁波与丽水“结对”,长期协作提升山区医疗服务水平截至今年6月底,浙江山海协作已实现26县全覆盖,今年上半年,25个省级山海协作产业园完成投资同比增长52.5%。

一座不到10米长的山塘桥,连着两个山塘村,桥南隶属浙江嘉兴平湖广陈镇,桥北隶属上海金山廊下镇。

在北山塘桥头开了35年杂货店的陈掌才,指着门前正在铺设的地下管道说:“前年对岸大变样,如今这边赶紧追!”陈掌才给对岸的浙江村庄整治点赞,白墙黛瓦错落有致,生态围堰把萤火虫都引回来了。

在南山塘居住的顾翠娥常去对岸买菜,“原来脏,界河都堆着垃圾,现在村子好得不得了,希望以后像对岸一样热闹。”顾翠娥羡慕的是上海廊下郊野公园,那里农家乐常爆满,村民收入不一般。

“山塘本一家,过去被忽视的边界村正争做一体化的示范村。”广陈镇党委副书记戚红炳说,统一规划、统一机制,南北山塘正共同开发。

戚红炳的另一个身份是平湖农业经济开发区的常务副主任,山塘村就在这座“农业硅谷”的西北角。在这片开发区,沪浙合作好戏连台:从上海引进的立体蔬菜工厂正在施工,亩均产值将是传统种植的75倍;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共建的水生植物研究院,培育出的水生美人蕉、常绿鸢尾,成了水环境治理的主力军。

边界趋淡化,合作才共赢。如今,两个山塘村拧成一股绳,正合力打造8平方公里的跨省4A级景区“明月山塘”,以后露天看戏就去北山塘村的百姓舞台,室内听书就到南山塘村的钹子书院,真正的“有福同享”。

山塘村的变化,只是浙江加快融入长三角一体化的缩影。这些年,浙江干部群众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站在新起点,浙江人奋力抢抓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新机遇。

宁波杭州湾新区,与上海隔海相望,身处承接上海高端制造业转移的第一方阵。上汽大众等装备企业引领新区工业产值以年均20%以上的速度增长;药企默沙东在此研制最新疫苗技术,全力将其打造成全球研发网络的重要节点;复旦大学宁波研究院等创新平台携海量资源落户,一手招揽国际高端人才,一手牵引杭州湾的制造业资源,孵出了琻捷电子、云检等一批“金鸡”。

“过去大家都捂紧资源,筑高围墙,恐怕好东西被人家抢。现在拆墙互补,要素资源自由流动,培植出更适合高质量发展的创新生态。”复旦大学宁波研究院院长孙鹏军坦言。

“小范,你这个皮尺拉得公正,不偏帮!”“小范蛮好,人公道!”在慈溪坎墩街道坎西村采访,安徽阜阳人范德法的名字如雷贯耳。

由于毗邻工业区,坎西村暂住人口比本地人口还多三成。作为村“和谐促进会”会长,大到化解村民宅基地纠纷、处理企业工伤赔偿,小到给广场舞拉闸、劝村民别乱扔垃圾,都少不了范德法出马。“矛盾少了,感情近了,谁也不拿我当外人。”。

从“外人”变成“主人”的,还有在慈溪工作的山西运城人王拴良。“拿着户口本和居住证就顺利入学了,新慈溪人与本地人没什么两样。”王拴良的儿子在慈溪碧海学校读一年级。这所花园式学校,拥有全市1/10的骨干教师,学生来自20多个省份。

区域协调发展,依靠人,也为了人。实现以人为核心的协调发展,推动以人才要素为首的要素资源自由流动,浙江深化改革,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浙江明确把八八战略再深化、改革开放再出发作为全省各级党委政府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工作的主题主线,努力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中走在全国前列!”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如是说。

在浙江采访期间,不少人提到嘉善杜鹃。老人们娓娓道来,嘉善杜鹃不是一种花,而是一种技艺。以生命力顽强却花朵稀疏的毛鹃为桩木,以花朵娇艳却不甚挺拔的春鹃为接穗,反复嫁接修剪,使两种杜鹃融合为整体,方是精品。

(原标题:人民日报头版聚焦浙江!两篇报道接连点赞宁波这些好经验好做法!)?


  本文标题:考研经验分享会新闻稿闻报道写作新闻消息经验经验类报道教师经验   本文地址:http://qhrhgc.com/11827.html
相关文章